深夜是寻欢者和流浪汉的世界

呓语在无人的废墟里被放大成尖叫

在一条又一条街上流浪

就像在一个又一个梦里游荡

衰败和空寂的城市工场

机械是最忠诚的哨兵

不厌其烦 毫无怨言

如同学习他们白天的主人

而灵魂是不在夜里出门的

——至少我的不会

她高傲自负 从不踏入深潭和泥沼

她把自己装在伪装的躯壳里

像一只狠毒温柔的寄居蟹

外面的是世界

她却拥有一个宇宙


评论
©moli | Powered by LOFTER